人才培训

2021-02-05 03:24

另一名雪友表示,尽量避免初学者上中、高级雪道。“初学者从上面滑下来时轨迹凌乱,常常摔倒,这样特别容易阻挡后方的人或撞倒前方的人。”他认为,初学者上高级雪道对其本身和别的滑雪者都带来了安全隐患。

2016年11月,由北京市体育局、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起草的北京市地方标准《体育场所安全运营管理规范 滑雪场所》征求意见稿完成,并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在新《规范》里提出,应建立滑雪者佩戴头盔管理制度,要求滑雪者须佩戴头盔方能进入滑雪区域。

根据中国滑雪协会颁布《中国滑雪运动安全规范》显示,滑雪场有维持滑雪秩序的责任。对于有的滑雪者干扰他人的行为,在提醒与规劝后仍然不改正者,应要求其马上退出滑雪场或报警。

“有必要再去医院拍个片子,看肋骨、肋间隙有无受伤,还有腹腔、胸腔内有无内伤。”医务人员称,但是医务室无法提供相关检查,这得去医院检查。但当询问滑雪场也没有救护车辆。而根据上述《北京市滑雪场所安全管理规范》中相关规定,滑雪场所应设有医疗急救室和救护运输设备。军都山滑雪场虽设有急救室,却无救护车等救护运输设备。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根据此前提到的北京市地方标准《体育场所安全运营管理规范 滑雪场所》中的内容,滑雪场对雪道进行分级管理,限制初学者进入高级雪道。然而一名资深的滑雪爱好者表示,目前,并没有听说有滑雪场会去审核滑雪者的资质,并强制其使用与其能力相符的雪道。“跟游泳不一样,下深水得用深水证,滑雪这块没有这个规定,全凭你自觉。”

龙熙滑雪场共有两条滑雪道,根据坡度和滑行难度,分为初、中级滑雪道。对于初学者,一般只适于在初级滑雪道滑行。尽管滑雪场有广播播报称,“根据自己的滑雪水平选择相应的雪道”。但事实上,初学者即便上中级雪道,也不会有工作人员过问或阻拦。一名资深的滑雪爱好者表示,目前,并没有听说有滑雪场会去审核滑雪者的资质,并强制其使用与其能力相符的雪道。而雪都滑雪场并无明确的指示牌区分滑雪道的级别。

新京报记者在探访时发现,上述三家滑雪场安全标语随处可见,如“未穿雪鞋者请勿进入滑行区域”、“禁止在雪道中间停留,以免发生碰撞”、“请选择与自身滑雪水平相适应的雪道。”但实际上,即使滑雪者违反了雪场规定,也没有工作人员前来劝阻或规范。

免责声明:

龙熙滑雪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滑雪场并没有设置高级滑雪道,都是初、中级的雪道,“因此,滑雪场并不强制要求游客戴头盔。”

记者在雪都滑雪场入口处的提示板看到,60岁以上无保险的老人禁止入场,未穿雪鞋者禁止进入滑雪区域。但实际上,这些规定形同虚设,一些游客并不遵守这些规定,滑雪场内有不少没穿雪鞋的随意游客。对此,滑雪场工作人员并未进行管理。

此前,原职业滑雪运动员曲忠表示,滑雪是一门风险系数比较高的运动,对滑雪不太在行的新手,可能因为一个动作没有做好就会受伤,不光腿脚,肩膀、手臂、头部都可能受到伤害,其中头部又是身体最重要的部分,所以一定要注意做好安全防范,头盔、护臀、护膝等等都要注意佩戴。初级雪道虽然地形平坦,但是滑雪场往往人多,如果不小心撞到头部,问题也比较严重。小孩子因为个头小,容易被其他滑雪者手中扛着的滑雪板之类的伤害到,所以更要注意戴好头盔。

在军都山滑雪场,一名粉衣女子滑雪时摔倒后,停在雪道中间没有立刻离开雪道,反而拿起手机自拍起来,整个过程持续3分多钟。而在雪都滑雪场,在滑雪道上有逆行,从左到右横向滑雪等不文明的滑雪行为随处可见,但记者始终并未发现有工作人员上前进行劝阻。资深滑雪爱好者大山介绍,前些日子,在一个滑雪场中级道上,就有滑雪者坐在雪道中间休息时被撞伤。

此外,该报告还指出,目前,滑雪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缺乏,缺少滑雪产业人才和系统的人才培训与教学体系。随着近年来滑雪消费的激增,专业的滑雪场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雪场的规划设计人才和滑雪指导员、教练等各方面的人才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人才培训,尤其是滑雪教学没有形成系统的框架和体系。(赵凯迪 陈奕凯)

在问诊时,滑雪场医务室工作人员询问伤者疼痛的具体位置,用手按压检查后称,“肋部有淤青,有恶心感可能因为是震到了颈椎。”医务人员随后建议伤者在病床平躺,看疼痛感有无缓解。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当记者询问附近的医院怎么去时?“导航、百度、问度娘,我对这块也不熟。”医务人员回答。在记者一再询问下,医务人员称,门口可以打黑车去昌平区医院,约需20分钟。

龙熙滑雪场一名未佩戴头盔的滑雪者告诉记者,这里雪道的坡度并不是特别陡,自己又具备一定的滑雪经验,因此,并未佩戴头盔。雪都滑雪场的一名滑雪者则表示,所购买的通票不包含头盔,因此,他没有另花钱去租。记者随后在两处滑雪场的购票处了解到,该滑雪场所售的通票只包含雪具、雪鞋等物品,并不包含头盔。

2016年8月19日,由北京卡宾滑雪集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冰雪蓝皮书:中国滑雪产业发展报告(2016)》发布。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滑雪场数量达到568家,相比2014年新增108家,增幅为23.48%。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滑雪产业还是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门槛低,管理粗放,缺少监管和行业规范。另外,雪场安全和救护等配套服务还需进一步提升,现在各大雪场逐步开始重视滑雪安全问题,但是目前整体医疗条件还有待加强。

然而记者在探访时发现,滑雪佩戴头盔这一基本的安全保障似乎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除了滑雪者自身安全意识淡薄之外,记者没有在一家滑雪场看到有相关工作人员对未佩戴头盔滑雪者进行劝阻的行为。

1月29日下午,昌平区军都山滑雪场内已有数百名游客游玩。滑雪场内,随处可见未佩戴头盔的滑雪者。记者随后又在大兴龙熙滑雪场清点时发现,100名滑雪者中,只有30人佩戴头盔,而在雪都滑雪场,佩戴头盔的滑雪者更是寥寥无几。